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龙血战魂第三百三十章千井城

发布时间:2020-01-20 04:09:57

龙血战魂 第三百三十章:千井城

院落中,浩云峥环抱着九凰,

听着浩云峥的话,九凰脑海中似乎闪过一片熟悉的画面:“今生今世,我唯一的爱人就是你,”

这句话很熟悉,似乎伴随着她一生一世,永远无法忘怀一样,

她伸出玉臂,也环抱在浩云峥腰上,把头埋在浩云峥怀内,滴落下不知是何味道的泪水,

在房间中,透过门缝看着这一幕,两滴泪水从眼眶中滴落下來,

柳云雅脚步踉跄后退,再次退到床前,脚下一拌,摔倒在床上,

房间中的动静,立即惊醒在外面的浩云峥,

浩云峥急忙放开九凰,冲进房间,只见柳云雅不知何时已经开始起身,

浩云峥不知道他刚才和九凰说的一切,全都被柳云雅看在眼中,听在耳里,还以为柳云雅是因为柳渊之死,伤心过度,刚起來就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呢,

当下他急忙上去搀扶着柳云雅,焦急道:“云雅,你沒事吧,”

柳云雅急忙擦去面颊上的泪水,

但是,此时的泪水刚擦去,却又流下來,根本就遮掩不住,只好急忙道:“我想看看我爹,”

浩云峥点头,道:“跟我來,”

九凰跟在两人后面,走出房门,再次來到灵堂,

此时的灵堂早就已经布置好,一片素白,天地间的积雪,数日不化,更是徒增几分伤感,

來到灵堂中,柳云雅呆愣的看着父亲棺木,眼中泪珠忍不住大颗大颗掉落,整个人更显几分憔悴,

缓缓跪在灵堂中的蒲团上,抓过一旁的冥纸,一边烧,一边默默流泪,低声呜咽,

浩云峥微微挥手,让灵堂中的其他人都离去,

转身对跟在后面的九凰说道:“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陪陪她,”

九凰眸子看着浩云峥,半响后,微微点头,道:“尽量安慰一下,”

浩云峥点头,九凰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浩云峥走进灵堂,点燃三支香,给亡人上香后,便默默的站在一旁,

以他太子的身份,根本就不需要给任何人跪地,即便是亡人,只要不是自己的父母,他都不能跪,这就是天朝的规矩,因此,他并沒有给死去的柳渊下跪,

看着泪水不断的柳云雅,浩云峥微微叹息一声,想要安慰,却不知应当如何安慰,

时间过得飞快,夜晚來临,

一日时间,柳云雅的泪水就不曾断过,

浩云峥不知道的是,这泪水,不止是因为柳渊的死而流,也因为他今日所说之话而流,

看着抽泣一日,娇躯摇摇欲坠,即将昏迷的柳云雅,

浩云峥蹲下身來,伸手环抱住她,开口道:“节哀,人死如灯灭,泪水再流,终究于事无补,反倒是伤害了自己的身子,你父亲在天之灵,也会不安,”

泪眼朦胧的看着浩云峥,柳云雅能清楚的感觉到浩云峥眼中的关心,

“我一生就父亲一个亲人,如今父亲一死,我便无家可归,再无亲人,往日的快乐,如梦幻般破灭,叶三哥,你能告诉我,我应该何去何从,”伸手抓住浩云峥的手臂,柳云雅泪水再次落下,道,

浩云峥使劲的捏着她玉手,摇头道:“放心,你父亲去了,还有三哥,三哥就是你的亲人,三哥的家,就是你的家,”

浩云峥的话,激起柳云雅的心,

“三哥就是你的亲人,三哥的家就是你的家,”这句话,让柳云雅觉得,浩云峥并不是抛弃了她,浩云峥还关心着她,爱护这着她,就好像小时候相遇的那样,仔细的呵护着她,

终于,在泪水的滴落中,她轻轻的说了一句:“叶三哥,能陪我为我父亲守灵吗,”

浩云峥点头,柳云雅嘴角浮现了一丝幸福的笑容,伴随着幸福的泪水,昏迷在浩云峥的怀里,

浩云峥抱着她,静静的坐在灵堂之中,

直到次日中午,柳云雅这才悠悠转醒,见浩云峥竟然整夜抱着她守在灵堂中,眼中柔情更胜,但想起自己的父亲,不禁再次流泪,

头七,浩云峥就这样一直陪伴着柳云雅,

当头七过去,柳云雅的泪水早已流干,眼睛都几乎因为流泪过多而失明,

头七过去,终于,浩云峥带着人,把柳渊安然下葬,

当柳云雅在父亲的坟头石碑前磕头三下之后,整整伤心七日的她,不堪重负,沒有半点修为护身,直接病倒了,

浩云峥亲自把柳云雅抱上自己的马车,

马车中的空间堪比一个房间,极为宽阔,整整六匹马拉车,

浩云峥让九凰照顾着柳云雅,又派了两个宫娥帮忙,

车队再次出发,直接赶往千井城,

骑在战马之上,浩云峥看着手中折子,眉头紧锁,半响后才缓缓松开,

一招手,身后屠刚上前,

浩云峥道:“帮我写一封信,送给妩媚,告诉她,天有问題,”

屠刚身躯一震,不敢相信道:“怎么可能,”

浩云峥无奈摇头,道:“我想也不可能,但我感觉,暗中还有人控制天组织,能控制天组织,并且还能让天组织听命于他,此人不凡啊,”

屠刚面色难看,心中震惊,

倘若真的如同浩云峥所说的那样,那将会代表什么,这简直就是一件不言而喻的事情,

天可是浩云峥最大的消息库,收集天下情报,若是天暗中被人掌控,那可就代表着,浩云峥几乎就是完全暴露在此人眼前的,

微微点头,屠刚道:“属下这就去办,”

屠刚离开,浩云峥又对少司命一招手,

少司命纵马上前,追上浩云峥问道:“殿下什么事,”

浩云峥想了想,道:“上次我要你记住的那几个人,你观察了这么多天,可观察出什么來了,”

少司命闻言,面色有些难看,道:“这几个人果然有些诡异,观察这几天,我都感觉他们入我噬魂,似乎有所企图,”

浩云峥点头,道:“那就对了,这次的刺杀,可能就是他们几个搞的鬼,当然,也不排除我刚才说的可能,也许是天组织被人控制,暴露出去的消息,但更可能的还是他们几个,因此必须给我盯紧了,倘若真发现他们是敌军奸细,立即杀无赦,”

少司命领命离去,照浩云峥的吩咐办,

三日后,众人來到了千井城,

车队停下,停在那早已经荒废,连城主都已经逃走的城主府门前,

整个千井城,此时那是连半个人影都沒有,

积雪化开,只剩下满地溪水和稀泥,

在城主府门前停下,还沒有进入城主府,浩云峥就对身后的屠刚道:“立即把派出來的三万禁卫军召集起來,本宫明日五更,准时出发,攻打东北洲虎牢关,”

上海六一医院的电话
塔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苏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陕西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厦门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