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良婿齐眉 第015章 预送她走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3:07

良婿齐眉 第015章 预送她走

柳少爷在第二天再次被带走以后茹正唐就觉得心绪不宁。

到了夜里仍不见他被送回来,终于在第二天有人送饭菜来的时候忍不住相问:“我想问一下,柳少爷昨天被带走之后怎么就一直没有送回来呢?”

“他昨天已经被正法啦!”送饭的回答完以后就出去了。

茹正唐坐到杌子上。

柳少爷被处决了,自己怕是也没有机会了,这一切如何是好?

桌子上的饭菜,茹正唐也没了胃口。

士兵出去以后沈命定便进来了。

茹正唐认得他是皇太子,立即从杌子起身面对。

散发着冷峻气息的沈命定迈步走到茹正唐的面前。

茹正唐跪到地上行礼:“草民参见太子殿下。”

沈命定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茹正唐,走到杌子坐下:“你和柳放交易多少次了?”

茹正唐忙道:“太子殿下,老夫刚刚接手那个马场,柳少爷这笔单子也是先前的老板接下还未来得及完成的,老夫万万没想到柳少爷根本就不是您的人。”

茹正唐说得诚恳,沈命定也听得认真。

只是,茹正唐的话真真假假,沈命定认为还需要考察清楚。

……

晚膳,沈命定和文嘉烁还有饶颜璎三个人一起。

“颜璎,我安排了人,明天就护送你回去京都。”沈命定毫无预兆的开口。

饶颜璎手中到嘴边的筷子僵住,慢慢地才放下,看着沈命定没有说话。

低头用膳的沈命定没有得到回应,便抬头看去,温和道:“女孩子到处乱跑日后可不好嫁,没人敢娶怎么办?”到了后面,已经是故意打趣她了。

饶颜璎带着一丝呕气:“我就是再不好,也会有皇后娘娘和你给我撑腰的,我想嫁谁谁敢不娶

。”

“这倒是,就是可怜了那个人。”沈命定是打趣得乐起来了,看向旁边的文嘉烁,“这不,还有嘉烁,别人不敢娶,叫嘉烁娶。”

文嘉烁一直埋头吃自己的,就是不想参与他们两个人的事儿,可不料沈命定会将矛头指到了自己身上,令他一愣。

旋即,文嘉烁抬头看了看他们两个一眼,沈命定面上带笑,饶颜璎看似平静的样子怕是内心早已翻江倒海了。

文嘉烁心中暗叫苦,露出皓齿:“别打趣我了。”

他是清楚的知道饶颜璎对沈命定的喜欢,可是不管饶颜璎怎么示意,沈命定就好像不知道。

有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饶颜璎谁也不去看,埋头吃自己的,只是所有的好味道在这一刻都已经变了,她吃不出来任何的味道,如同嚼蜡。

文嘉烁是不敢直视饶颜璎。

沈命定早已习惯打趣他们两人,可是两人都有些怪异还是第一回,他以为这只是年纪稍长的缘故。

晚膳过后饶颜璎败兴回到自己的营帐,正准备进去就听到了文嘉烁在后面喊了自己一声:“颜璎。”

饶颜璎回头,不语。

见状,文嘉烁有些难以开口,又不能不说:“颜璎啊!殿下让我来提醒你,今晚记得收拾东西,别忘了明天回去京都的事儿。”他知道,她可能会为此不高兴。

果然,不出所料。

饶颜璎的面色沉了下来:“我才来没两天。”

文嘉烁为难,劝说:“颜璎,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可是现在不是你可以任性而为的时候,明天我们和梁军就要交锋了,殿下也是为你的安危着想。”

饶颜璎不领情:“太子殿下他那么厉害,梁军现在也早就吓破胆了,又打不到这儿来,我能有什么安危需要着想的。”

“颜璎,你别闹了,不说危险,你一个女子家在军营就不成体统。”文嘉烁厉声道。

饶颜璎委屈。

文嘉烁柔声道:“颜璎,女子闺中行,总是惹人喜欢的,再说这仗估计就要结束了,你先回去。”

饶颜璎可怜巴巴的看着文嘉烁,是默许答应了这个安排。

营帐里,坐在炕沿上看着玉沁收拾东西,饶颜璎面上便一直挂着愁容。

“我们也没带什么东西来,你收什么收那么久?”饶颜璎无精打采的问。

玉沁知晓她心中不悦:“小姐,我们来的时候是没有带多少东西,可是太子殿下让人准备了很多路上以备不时之需的,也是有心人啊!”

饶颜璎垂眸抿嘴:“真的好心就不会赶我走。”

“小姐,其实……”玉沁还有话要说却被饶颜璎打断,“你快点收吧!不然你在这儿忙来忙去的,我怎么睡?”

玉沁点头:“是,奴婢这就快速收拾。”

饶颜璎脱下鞋子就躺炕上了,向着里边睡。

见她还没有换下衣裳,玉沁终是欲言又止,不敢和心情不好的她多说。

夜深了,玉沁已经退下,大家也都入睡了,饶颜璎却久久不能入眠,想到自己努力那么久才到了这里,没有看到他们的高兴,反而他们要求她回去京都,她的心就觉得难受。

这一刻,她多希望一直都停在黑夜不要天亮。

也不晓得东想西想了多久,饶颜璎睡着了。

第二天天微亮,她便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

饶颜璎坐起身子,难道是沈命定和文嘉烁他们要带兵出去了。

饶颜璎没有拖拉,掀开被子就下了炕,整理好了一切出去。

出了营帐往前方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已经准备待发的沈命定,见他一身主帅戎装,饶颜璎就痴醉了。

文嘉烁注意到她到来:“颜璎。”

沈命定才发现,微笑:“一会儿就不送你了,我给你多派了几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来的时候没你的人都没问题,回去多了你的人还能有什么问题?饶颜璎心中不满自语,面上自若:“战场上小心点。”

“什么人?”有将士忽然发出质问的声音。

“我叫茹婉歌,我想求见太子殿下。”

女人的声音?饶颜璎皱眉,昨天沈命定还说女子在军营不成体统,今天就有女人出现,难道沈命定是想军营藏娇才赶她快点走?

士兵还没来得及回应茹婉歌,茹婉歌就看到了后面骑在马背上的沈命定。

看到沈命定,那日在树林被追杀的场景在她的脑海里再现,他怎么会在这儿?

而这时,沈命定这边的人也都望向了茹婉歌那边。

“他是谁?”茹婉歌指着沈命定问士兵。

“大胆,那是我们太子殿下。”士兵喝道。

茹婉歌主意心生,掏出那块沈命定赠予自己的玉佩:“你们看清楚,这是你们太子殿下的玉佩,他说过若有事儿可以持玉佩前来相见。”辛苦几日才赶到了这里,她不甘被拒相见,便大胆瞎说。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网上咨询
如何到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咨询热线
谁知道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好不好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再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