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黑卡 第二百一十四章 原来是你自己干的(3600票加更)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5:54

黑卡 第二百一十四章 原来是你自己干的(3600票加更)

虽说是用富豪卡帮的忙,可石磊还是要感谢一下胡晓华等人的,无端端让他们替自己背了个锅,即便石磊很清楚那是暗夜之瞳这个神秘的组织在运作,可心里总还有些过意不去。

在派出所一通折腾,中饭时间早过了,除了韦卿之外,其他人都没吃中饭。

这边也算是尘埃落定,众人这才想起五脏庙早已提出多时,立刻找了个饭店,石磊摆下一大桌,感谢胡晓华、江元超等人。

去饭店之前,石磊先回了趟医院,胡晓华等人也便很体谅的把吃饭的地方定在距离医院只有不足五百米远的地方。

省略了过程,只说结果,石磊把情况告诉了自己的母亲。石母难以置信的表示之前立案都不肯立,怎么突然就要判刑了?而且,医院的护士早就把早晨秦淮元的老婆跑来闹过的事情说了,吓得石母连重症监护室的门都不敢出,中间给石磊打,石磊的也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石磊掏出一看,原来是没电了,昨晚石母睡后他就出了门,也一直没充电,早晨又接了张玫枚的,之后再也没时间触碰,竟然不知道没电了。

安慰了母亲几句,石磊告诉她:“我以前有个小学同学,跟我关系特别好,但是后来四年级他就转学走了,昨天听说了咱们家的事,气不过才跑去秦淮元家里找麻烦。秦淮元的老婆早晨说的事就是这个。我那个同学现在家里特别有钱,听说在咱们润州也是排的进前十的,他早晨也来了医院,跟秦淮元的老婆吵了几句之后才知道我被派出所找去了。然后他就跑去派出所,又找了市里公安局的大官,很轻松的把事情摆平了。秦淮元再怎么位高权重也只是个打工的,跟人家大老板没法比,他能找关系祸害我们家,现在遭到了报应。”

对此,石母将信将疑,不过终究只是普通人,格外叮嘱石磊不要太过分,她还是担心秦淮元会找人来报复。

石磊笑了笑,说:“妈,您就别操心了,我学生的那个家长,就是我跟您说过的律师,她说了,秦淮元没有两三年出不来,估计这会儿他们上边的老总也该知道情况了,闹不好今天就会撤职。”

“真的?”

“我怎么可能骗您呢!妈,不管您信不信,这件事,肯定是已经结束了,没人敢找咱们麻烦。赔偿也一分钱都不会少,房子谁也拿不走,说不定老爸他病好了之后都能回厂里上班呢!”

正说着,石仲平醒了过来,石磊只得把简略版的情况又说了一遍,石仲平比石母多点儿见识,便问:“你那个同学叫什么?”

“胡晓华,他爸是镇平地产的大老板,胡建军!”

“镇平地产?”石仲平和石母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本市这么有名的大富豪,他们当然也有所耳闻。

“我怎么听说胡建军的儿子比你大呢?怎么会跟你同学?”石仲平还是觉得有些不对。

“他小时候成绩特别差,老留级……”石磊真是满嘴胡说八道,石仲平和石母见也问不出什么,只得相信。

“我得去谢谢人家,人家跟着忙了一天,这会儿还没吃饭呢。爸,您好好养病,晚点儿我再过来。”

“人家那么大老板的孩子,你记得请人吃点好的,石头,这里有两千块钱,你拿上……”石母慌慌张张的从包里取钱。

石磊拦住了她,说:“妈,您又糊涂了,我都说了我在吴东跟同学一起搞了个软件,卖了不少钱,爸的医药费都是我交的,我身上还有好几十万,您忘了?”

石母呆了呆,终于不再取钱,石仲平一听石磊有好几十万,还想问,石磊一溜烟跑了,留给石母去跟石仲平解释吧。

回到饭店,石磊一进门就连连说着抱歉,因为石磊的关系,加上那个拆房子的事故,胡晓华、江元超等人跟宋淼淼以及韦卿已经挺熟了。虽然张玫枚在场,但胡晓华也相信石磊的律师不会出卖石磊,更何况就算说出去也没什么,于是在石磊去医院的这段时间,已经把所有的真相都说明了一遍。当然,借口还是自己跟石磊是发小,失联又复联之后想去找秦淮元的麻烦,却发现秦淮元连房子都被人拆了,于是就跑去背锅。胡晓华不可能说是自己老爹心血来潮如何如何,尤其是胡建军特意叮嘱过让他不要说出去。

所以当石磊刚进门,宋淼淼就猛地一拍桌子,笑着骂道:“石磊啊石磊,你还真是装的挺像的啊,我刚才真以为是晓华把秦淮元的房子给拆了,搞了半天,是你自己干的啊!”

石磊有些赧然,赶忙说道:“张律师,我不是有意瞒着你,只是这事儿本来也不露脸,而且晓华刚才主动背锅,我也不能反口。本想晚点儿告诉你的,结果晓华已经说了。实在是抱歉……”

张玫枚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笑道:“要不是胡先生说,我还真不敢相信,我认识的小石老师居然有这么大的脾气。以前看到你都是平和稳重,我真的以为你做不出这样的事。不过也幸好你没告诉我,否则我这人,心里一旦藏着事,就有点不那么理直气壮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真的没动手打人,始终就是民事赔偿,顶多是他的脑溢血你需要负担一小部分医药费而已。”

石磊拱拱手,倒了一杯酒,说:“张律师,谢谢您,劳烦您从吴东赶过来。这个律师的费用是多少?您看是我现在给您,还是回头到您的事务所去结算?”

张玫枚笑着跟石磊喝了一杯,然后说:“二姐现在跟变了个人似的,这全都是你的功劳,我感谢你都来不及,这点儿小事,怎么能找你收费。而且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主要都是他们的功劳。”

宋淼淼早就快憋不出了,一拍桌子骂道:“石磊啊,你个没良心的,老娘千里迢迢从西溪赶过来,而且,要不是我,你以为这事儿有那么快就能解决?你进门我跟你说话,结果你理都没理我,倒是跟张律师扯了半天。怎么着,是觉得张律师比我长的漂亮是么?”

石磊无语,心说这女人的脑回路果真跟别人不一样,偷眼看着张玫枚,张玫枚早已闹了个大红脸。她四十岁的人了,孩子都十五六了,结果搞得好像她跟石磊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似的。

“宋淼淼你嘴上能不能带着点儿把门的?张律师是长辈,你瞎开什么玩笑?”说罢,又赶忙对张玫枚说:“张律师,您别理她,这女人脑子有问题。”

郑州性病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北京首大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北海白癜风医院
广州治牛皮癣疗法
宿迁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