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笔仙在上 第十五章 坠楼女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4:00

笔仙在上 第十五章 坠楼女人

如果让舒敏给自己所接触的人按照奇怪程度排一个名次,那么毫无疑问,刚刚见面没多久的李闲云,肯定是位列榜首。

如果让舒敏给自己今天所遇到的怪事排一个名次,那么发生在李闲云身上的事情,肯定位列······

砰!

服装店外突然有奇怪的声响出现,沉闷、压抑,又伴有轻微的咔嚓声,李闲云、舒敏和服装店店员同时扭头看,一声尖锐的女高音便在室内骤起,女店员在这一刻的表演完爆那些恐怖片女主。

那从天而降落在服装店门口的,是一个人,确切的说,一个意识正在离体而去即将成为死人的,可怜的坠楼女人。

舒敏反应最快,第一个推开玻璃门,跑到坠楼女人面前,李闲云紧随其后,从尚未关上的玻璃门中穿出去。

那是一个颇有姿色的中年女人,目测年龄应该在三十岁左右,皮肤白皙,头发顺滑,衣着光鲜,家庭条件比较不错。

她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趴在地上,双眼大睁着,直愣愣的瞪着冰冷的土地

,嘴角还在往外流着血······

大批的路人也聚集过来,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更有一些神经和素质都有问题的家伙还拿拍照发朋友圈。

“我是警察!”舒敏看了那尸体几眼,先打了个,又向周边路人问道,“你们有谁看到发生什么了吗?”

“我看到了。”一个左耳挂着耳机的青年将耳机摘下,“那个女人,是从五楼跳下来的,应该是自杀。”

“把你看到的,详细说一说。”

“我正靠在墙上听歌,就看到她走到阳台上,打开了窗户,我正在想她该不会自杀吧,她就真的跳下来了。”

青年还伸手指了指头顶一个阳台。

“阳台上只有她一个人吗?”

舒敏抬头扫了那阳台一眼。

“只有她一个。”

“她跳下来之前,在阳台上做了什么事吗?”

“没有,打开阳台,就直接跳了下来,整个过程,也就,也就······五秒钟吧,我估计。”

青年道。

“这不是薛老板娘吗?”

有人认出了死者。

“你认识她?”

舒敏又问那个说认识死者的卷发女人。

“认识啊,她的店和我的店挨着,她卖鞋的,生意老好了,没想到竟然自杀了,可怜小熏熏啊,这么可爱一个孩子,从此就没了妈。”

“小熏熏?”

“就是她女儿,今年才九岁。”卷发女人猛然一拍大腿,“坏了,小熏熏这两天感冒,没在学校,应该在家!”

舒敏俏脸一变,二话不说,拔腿就往楼上跑,跑到五楼,推了两下,门没推开,她提脚就去踹门,砰的一声,门纹丝不动,她反倒是被那反震之力推得蹬蹬倒退两步,差点跌下楼梯。

一只有力的大手环住了她的腰,舒敏身体才得以避免和楼梯来个零距离亲密接触。

“快,踹开门!”

舒敏急急催促及时扶住她的李闲云。

“不是所有门都是往里面开的。”李闲云伸手握住门把手,往外一拉,门直接被拉开了,“这门是往外开的,你除非把门踢穿,否则根本踹不开。”

“你怎么做到的?”

舒敏一呆,不用钥匙,徒手一拉,门就开了?

“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

李闲云不答反问。

舒敏忙跑进去,客厅里空荡荡的,一条人影都没,她看了看,又推开一间卧室,里面还是没人,等她推开第二扇门的时候,她看到一个九岁的小丫头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舒敏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轻轻将房门关上。

“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她妈妈已经自杀了。”

温柔而怜悯的看着那房门,好像视线能够穿透进去一样,舒敏不由轻声叹息。

“你说,你是警察?”

李闲云问道。

“准确的说,是实习警察,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

“难怪。”

“什么难怪?”舒敏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你什么意思?”

“你就肯定这是自杀?”

“你以为我真这么草率吗?”舒敏哼道,“我早就已经看过了,这室内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的痕迹,外面也有一个目击者,这不是自杀是什么?”

“你早就看过了?那你一定注意到死者穿戴整齐,脸上化了妆,还做了头发。”

“也许她想漂亮的走呢。”

“那这个呢?”李闲云指了指茶几上的一张电影票,“一个打算自杀的人,会买票去看电影吗?”

“这个,的确奇怪了些。”舒敏刚要伸手拿电影票,手又缩回去,直接弯腰伸头去看,那是国内当红小鲜肉陆更新主演的一部爱情电影,“不过,这也能解释的过去吧,她爱情受挫,所以要在死前看部电影?”

“好,就算这个说得过去,你过来。”李闲云将舒敏带到了厨房,“你看看这是什么。”

“鱼子酱?”

舒敏一愣。

“对,就是鱼子酱,而且是产自琉璃海一带的五彩鲟鱼卵,市价一千多元一克。”李闲云在厨房面前踱步,对上面摆放的各种材料如数家珍,“葱花、姜丝、蒜泥、虾酱、五味散,从这些配料来看,她要做的菜是五味鱼子酱,这道菜很费工夫,大约要花费两个小时。”

舒敏有些看呆了,一个男人,竟然这么懂厨艺?

“还有这个。”李闲云将一瓶红酒提过来,拔开瓶塞闻了闻,“波尔红衣,不算多好的红酒,不过一瓶也要一万多块。”

“你现在告诉我,一个正在厨房精心烹饪名贵菜肴,打算喝着名贵红酒吃午餐,之后去看电影的人,会突然自杀?”

“可,可这不可能是他杀啊!”李闲云这么一分析,舒敏也觉得不太像自杀,可她觉得这更加不像他杀,“目击者先不说,就看这房间里,除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别人闯进来的痕迹,门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你确定?”

李闲云笑问。

昆明白癜风好的医院
唐山男科医院
常德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昆明白癜风医院
唐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