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我想去趟布拉格(短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2:10
1
我站在脏污的卡车斗里,摆出九阴白骨爪的架势,抓起一捆捆的芹菜、韭菜,递给车下的哥哥。终于卸完了,我缓缓地扭动着酸疼的胳膊,真他妈累。
你刚走出校门,活干得多了自然就不累的。其实最累的不是干活。哥哥看见我的窘样,嘴角一撇。
我问他最累的是什么,他瞥了我一眼,一句话也没说,拎起两捆芹菜走进家宝菜市场。送菜的卡车在一阵黑烟的掩盖下不知所踪,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如此仓惶地逃走。这是家宝菜市场,又不是阴曹地府。家宝,顾名思义,家里的宝贝或者家家都把这里当做宝贝。
哥哥初中还没毕业就跟着母亲在城里卖菜,我呢,一直读完大学。能有幸读完大学,这完全归功于我瘦弱的身体。母亲经常说我小时候吃不饱,身体瘦弱,一阵风就能把我刮倒,抬不动一筐胡萝卜,不是卖菜的料。在我七八岁学校放假的时候,常跟着拉着架子车的父母亲到这座城市卖菜。架子车上堆满了自家种的胡萝卜和白菜,用自家编的藤条筐盛着。父亲拉着架子车的木架子,掌管着方向。一根蛇样的绳子攀在母亲肩头,另一头拴在木架子上的铁环上。平路或下坡的时候,我专心摆弄着手中的一只黑鸽子,那是父亲从养鸽子的老孙头家里要的。他平时只会干活,寡言少语,可他能读懂我仰望屋檐的眼神。屋檐上,停着几只鸽子,咕咕地鸣叫着,精巧的头一颤一颤,像在寻找着什么。上坡或路不平整的时候,我让鸽子站在我肩头,我在架子车后面使劲推。这时,父母亲把腰弯成村东小河里的虾米,父亲的后背画出形态诡异的地图,我不知道那是哪里,是千里迢迢要去的城市吗?饿了的时候,我和母亲吃从家里带的馒头和菜。父亲从车里摸出两根胡萝卜,在裤脚上蹭蹭,格鲁格鲁地大嚼起来。母亲说,父亲是一只灰不溜秋的野兔子。
那次在路边卖菜,几个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制服大汉不由分说掀翻了架子车上一筐胡萝卜。我肩头的黑鸽子咕咕叫着,深灰的眼珠变得血红,慌乱地飞到了路边的法桐树枝杈上,精巧的头一颤一颤,像在寻找着什么。我从遍地的胡萝卜中捡起一个,抱在胸前,瞪着他们。其中一个戴墨镜的制服大汉走过来,把我的耳朵顺时针拧了两圈。我忘记了怎么哭,可老实巴交的父亲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他把手中灰黑色的秤钩子刺进那只拧我耳朵的手臂。其它的几个大汉立刻围拢过来,对地上的父亲拳打脚踢,任凭妈妈怎么哭叫也无济于事。围观的人密密麻麻,一声不吭,津津有味地观看着一场露天电影。父亲躺在地上不动了,他汗衫上的地图变成了彩色的。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大汉,不过他们穿着另一种制服,他们把父母亲和我拖进了一辆带着纹身的面包车。黑洞洞的屋子里,父亲沾满泥土的手脚被牛皮带扣在一把特制的椅子上。他们狠狠扇了父亲两耳光,红色的口水便从父亲的嘴角流下来。妈的,这死鸭子嘴啥也不说。那人说。
那是父亲最后一次进城卖菜。母亲用架子车把他从城里拉回,从那时起,他进了一把特制的藤椅,至今也没出来。只有用麻绳捆住他的手脚,他才不至于一头载到地上。母亲和哥哥把他抬倒哪,他就呆在哪,嘴里嘟嘟囔囔不知说着什么。父亲最后一次进城的口水,一直流到现在。
哥哥便不上学了,她和母亲一起拉着架子车到城里去卖菜。哥哥上过初中,有头脑,见了制服大汉就递烟,甚至还把几张卖菜的钞票递过去。制服大汉吸着烟,拍拍哥哥的肩膀,夸他懂事,然后甩着肥胖的胳膊走了。哥哥转过身,猛地把秤钩子刺进一只肥胖的胡萝卜里。
过了半年,哥哥攒了一些钱,在家宝菜市场租了卖菜摊位,每个月给业主交几百块钱摊位费。菜市场的生意那些年还不错,又没有制服大汉的骚扰,哥哥存了一些钱,娶了媳妇。
该换摊位了,前几月的摊位都不如意,这次希望能抓到一处好的。哥哥皱着眉头对我说。
家宝菜市场里有八个摊位,过道两侧各四个。靠近门口的摊位生意相对好些。公平起见,摊位一个月一换,抓阄决定。
哥哥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那张圆脸显出十分的虔诚来,缓缓地把青筋暴露的右手伸进一只油乎乎的盒子里,拿捏了半天,终于掏出一个灰黄的乒乓球。他看了一眼,随即把那球砸在水泥地上。那球跳跃了几下,沉闷地趴在了那里,上面黑色的阿拉伯数字正对着他。他气不打一处来,奔上去,一脚把那球踩成了一片坏菜叶。“妈的,近期手气就是坏!”。他默默地把摊位上的胡萝卜、白菜、大葱、西红柿装进五颜六色的塑料袋和泡沫箱,将它们搬到最里面的那个摊位上。
一只西红柿掉下来,哥哥一脚踩在上面摔了个仰面朝天,手里搬着的一筐西红柿恰好压在肚子上,一个也没掉出来。旁边的几位卖菜的大叔大妈瞧了他一眼,嬉笑着夸他水平高。
一棵大白菜,好多天了,还没卖出去。外面的叶子干枯了,哥哥就把干枯的叶子剥掉。他又剥着一层,愣在那里,里面白得刺眼。我知道他又开始想嫂子白净的身子了。又剥了几层,只剩下一个白菜娃娃了。这几年,外面的超市、量贩越来越多,菜市场的生意越来越差,哥哥怕养不起孩子,便一直没要。这只白菜娃娃放着白光,撩拨着他对孩子的欲望。只是,这种想法无济于事,孩子的生产者,哥哥的媳妇李小珍已经搬到娘家去住了。曾经顾客云集的菜市场呢,现在变得人烟稀少,一个个的胡萝卜唉声叹气着瘫软下去。
哥,我想去趟布拉格。我边把新摊位上的胡萝卜、大白菜摆弄整齐边说。
去那干啥,去那吃鸽子粪啊!你那点工资还不够一个月摊位费呢。布拉格不就是有几只烂鸽子么?你呀,总是长不大。哥哥斜视着我,他的那张大嘴快要撇到天上去了。这些年,他的嘴,越来越大了,估计是经常撇的缘故。
2
那个比我大一岁的女人,坐在讲台下的小课桌旁静静地听我讲英语,大眼睛里带着痴痴的笑。她算不上美丽,只是有一双动人的大眼睛。我毕业后,面试了几家公司都不如意,便在这家不起眼的英语补习班当老师。她,那个叫鸽子的女人,是我晚上唯一的学生。我知道她是个女人,不是女孩,因为我们俩无话不谈。她在一家宾馆当服务员,一天在给一个老外整理被褥的时候,那个眼距狭窄的细高个从背后搂住了她的腰,还说着她听不懂的外国话。
那天晚上七点多,我正想回家。她来了,说要补习英语。她以前一天英语也没学过,连二十六个英语字母都不会念。补习班老板把她交给了我,让我晚上给她补习。她总是晚上七点按时来到,学得很认真,一遍一遍地跟着我念,逐字逐句地在小本子上记。
接连着六个晚上,她没有来,我百无聊赖地站在讲台上,课桌旁没有一个学生。我们的培训班位置太偏僻,快支撑不下去了,老板经常说。他晚上去别的培训班当代课老师,偌大的教室只有我自己。
那晚,她终于来了,穿了一件黑纱衣,可以隐隐约约看见粉白的肌肤,只是,她的大眼睛里带着悲戚的神色。我把教案摊开放在讲桌上,她没有立刻要听课的意思,平时学习英语的狂热不知道哪里去了。她径直走向灰黑斑驳的窗台,凝视着楼下喧嚣的人群,成了一只静静栖息的黑鸽子。我静静地望着她,竟有些心动,忘记了那本皱巴巴的教案。到底是什么使我心动?是因为她静立窗前的姿态?还是因为她幽黑的大眼睛里流露着无可名状的伤感?她把我带入了她的世界,在我闭塞压抑的生活牢狱中打开了一扇天窗。
我走过去,躲在她身后。她突然转过身来,搂住我的脖子,脸颊紧贴我的左胸,呜咽着,呜咽着。细高个回布拉格了,她说。接下来的日子,她照样来这里学英语。这时的英语,对她而言,有着不同的意义。那些夜晚躁动不安,睡梦变得颤动破裂。每次睁开眼,苍白的月光都穿过玻璃窗打在黄漆斑驳的课桌上。

哥,我想去趟布拉格。我娘们一样罗嗦。
操,咱们又不是公园里那些遛狗的闲人,你去那干啥?他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你总是长不大,有空的时候我到宠物市场给你买只黑鸽子和藤条笼子还不行吗?
我注视着他。他正推着一辆红漆剥落的人力三轮车在公园门口叫卖,车上摆着煤火炉和满满一铝锅热气腾腾的嫩玉米。有孩子经过的时候,他把腰弓得比孩子还低,那张圆脸拧成腹部洗皱的围裙:喂,买个热玉米吧,香着呐。有的孩子便拉住大人的衣角,左右摇晃着身子,吵着要买热玉米。哥哥每天无数次地做出同样的表情,说出同样的台词。
城市里的超市、量贩越来越多,菜市场的生意越来越差了,有时候一整天也卖不出一棵青菜,哥哥便带着我一起到公园门口推着三轮车卖热玉米。
快到夏天了,天热的要命,卖啥热玉米。我念念叨叨,不耐烦地站在三轮车旁边,我车上的玉米没卖出几个。
我们的培训班是真的支撑不下去了。桌子的质量也不好,晚上老是咯吱咯吱响。培训班老板边给我计算工资边说。第二天,哥哥便找了辆人力三轮车让我跟着他到公园门口卖热玉米。
鸽子照样来跟我学英语,不过不再是在那个培训班,而是在我和哥哥租住的房子里。
哥,我想去趟布拉格。我说。汗水正从哥哥发皱的圆脸上流下来,锅里的玉米喘着粗气。
去那干啥?那里除了鸽子还有什么?哥哥的圆眼睛瞪着我。快到中午了,天越来越热了,游客稀稀落落,他终于有时间认真和我说话了。
那里有风骚的娘们,听说那里的大街上到处是坦胸露乳的娘们,还有赤身裸体的模特儿。
真的?他的眼睛瞪得更圆了,脖子伸成了锄勾。
那还有假,我可是上过大学的人,书本上有详细介绍。我说。
好,卖完了剩下的这几个玉米,哥和你一起去趟布拉格。
明晃晃的太阳把我俩当成了玉米,蒸发着水分。已经看不见游人了。
哥哥把围裙撩上来,在圆脸上擦擦汗。屁股靠在车帮上,左手叉腰,右手卷成话筒放在嘴上。“热玉米,热玉米,香喷喷的热玉米喽。”他更加起劲地叫喊起来。不知从哪里飞来一群鸽子,站在公园门口的栅栏上,咕咕地鸣叫着,精巧的头一颤一颤,像在寻找着什么。
(二〇一〇年六月二十三日,洛阳)

共 8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叙述的是一个社会底层小人物艰辛的生活,让人感叹和同情,小说几次提到布拉格,布拉格一定非比寻常,所以弟弟一心想去。小说的人物并不复杂,但却写出了个性,与印象中街头的小贩很相似,可见作者深入生活和敏锐的观察,来源于生活才能写出百姓之心声。【编辑:红荆】
1 楼 文友: 2010-06-25 10:55: 5 小说叙述的是一个社会底层小人物艰辛的生活,让人感叹和同情,小说几次提到布拉格,布拉格一定非比寻常,所以弟弟一心想去。小说的人物并不复杂,但却写出了个性,与印象中街头的小贩很相似,可见作者深入生活和敏锐的观察,来源于生活才能写出百姓之心声。脑血栓前兆的6个表现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幼儿上火
小孩眼屎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